电影一区 电影一区
精品一区 日韩无码 强奸乱伦 欧美精品 国产精品 人妻系列 自慰系列 自拍偷拍 制服诱惑 日韩精品 伦理影片 动漫精品 中文字幕 口交视频 颜射系列 巨乳系列 教师学生 大秀视频 小鸟酱
电影二区 电影二区
国产主播 国产自拍 自拍二区 日韩无码 极骚萝莉 强奸乱伦 童颜巨乳 高潮喷吹 激情口交 绝美少女 首次亮相 动漫精品 欧美极品
小说美文 小说美文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图文欣赏 图文欣赏
唯美清纯 网友自拍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露出偷窥 高跟丝袜 卡通漫画 Gif动图
断了腿的小女生
2021-03-22 15:06:44

当我第一眼见到小月的时候,我怎幺也想不到我会和她——一个已断了腿的
小女生发生肉体上的结合,我也从来不知道一个身体残废而心理健康的女孩子的
心思。

  事情还得从我参加工作开始说起,大学毕业后我在一家效益并不很好的国营
单位上班,我并不是学计算机专业的,但工作经常用到它(我是学实用美术设计
的),而且我很有兴趣学,因此两年后,我的计算机已经小有名气了。为了让自
己多份收入,我想找份兼职做。正在这时一个同事说她有个朋友想找个家教,于
是我去了。

  第一次到小月家,我只知道小月是个十七岁的女孩子,她的父母对我很客气,
当时我很奇怪为什幺没见到小月,直到她母亲把我带进她的房间时,我吃了一惊,
小月坐在床上,边上放着一个轮椅车,屋子布置的很别緻,没有少女常有的偶像
的贴图,有的只是田径的图片,很多很多。小月长的不是很漂亮的那种,但很清
秀,还带有很浓的哀愁,一双眼睛很大也很黑,嘴唇薄而小巧,身体很削瘦可胸
部却很丰满,我想,要不是那该死的车祸压断了她的小腿,她一定已经有很多男
人追求了。初次的见面我并没有就开始讲那些无味的DOS 、WINDOWS ,我只是给
她讲了很多笑话(我很有幽默感的),现在记不清了,只记得那天小月很开心,
只记得我走时她母亲说真谢谢我,因为她们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听到小月的笑声了。

  随着我给小月带课的时间的延续,小月似乎已经把我当成她能够和外界沟通
的唯一的途径,她和我在一齐很爱笑,也很欣赏我会那幺多她不知道的东西,有
次竟很坦率的半开玩笑的说很喜欢我,如果自己很健康会做我的女朋友。我也只
是当玩笑,告诉她生活没必要那幺悲观。

  不过真正的事情还得从那个晚上说起,那天小月的父亲加班,母亲也出去串
门了。我给小月讲计算机,可讲了半个多小时就觉得小月似乎很难受样子,我问
了几次她都不说,我说休息一下吧,小月脸涨的通红,才小声对我说:" 丰哥
(我让她这幺叫的,我不想糟蹋老师这个名词),我想上厕所。" " 那就去吧!
" 说完了我才发现自己说时忘了她是个下肢无法行走的人,我试探着说:" 我背
你去?" 小月害羞的点点头,我轻轻的把小月抱了起来,小月把头埋在我的怀里,
我一下子闻到了一个少女的那种体香,感受到一对少女丰满的乳房紧紧的压在我
的胸前,我深吸了一口气,把她抱到卫生间,把坐式马桶盖打开后,我才发现真
是不知怎幺办了,这时小月轻轻说:" 丰哥,你就把我当妹妹吧,我……" " 你
不会认为我……" 我激动的说" 不会" 小月话音很小但很坚决。我于是让她坐在
马桶上,将她的皮带解开,那一刻我永生难忘,把她的长裤脱下来,但没有一次
就脱光,也许是我想看看她的内裤样子,小月穿的是那种很保守的内裤,比较长,
我于是又急忙把她的内裤脱了下来,做得很慢很慢,小月只是靠着我,很乖,象
个小绵羊,当我的手接触到了她的雪白的臀部时,情不自禁地放胆用手摸了一上,
小月的身体抽搐了一下,并没有丝毫的反抗,于是我大胆的用手在她的屁股上轻
轻的抚摸,我想我并不是一个下流的人,只是面对一个怀春的少女,面对此情此
景男人都会这样。小月开始轻轻的颤抖,我就势把她的内裤又往下推了一段,手
指也从她的滑嫩而丰满的两屁之间向前摸进,那是一丛软软的短短的阴毛,我用
手指轻轻的理着它们,轻轻地揉着她的会阴部,另一只手同时轻抚着她的长长的
秀发,:" 丰哥,别这样,别……" 这种声音不但阻止不了我反而更刺激了我,
我的食指往后一滑,那是一瓣可爱的菊花,洞很小也很光滑,我在上面很温柔的
转圈抚玩着,小月随着我的节奏呻吟着,我知道她已经大半被征服了,于是我突
然手往下一沖,一把抓住了她那最神秘的处女地,小月轻轻叫了一声,开始扭动
着身体反抗,我的一支胳膊紧紧的拥住了她,另一只手一点不放鬆的轻轻分开她
的阴唇,用手指来回戳动着,我感到我的手指上已经沾满了浓浓的爱液,她的小
小的嫩穴也完全被这种沾液沖满了。

  " 月,我爱你!" 这句话就象一枚定海神针,小月不挣扎了,只是无力的抱
着我喘息着。我开始揉捏着她的阴蒂,不断的抚摸着她的大腿根部,偶尔会用我
的整个手掌握住她的小小的阴户,小月这时紧紧的拥着我,两只手本能的伸进我
的衣服里抚摸着我的上体,我再也控製不住自己的慾望,把裤子的拉练解开,把
小月的小手放了进去,小月喔了一声但没有把手拿开,当小月清凉的小手握住我
那灼热而坚硬的阴茎时,我的手指也疯狂的揉着小月的花心。

  " 月,用嘴含住好吗?我好难受。" 我轻轻的咿语着。

  因为只有这样我才有一些发洩的感觉,我全身的血都沸腾了,象要暴了似的。
也许是我知道在我面前是一个完全乾净纯洁的少女吧!突然我觉得阳具一热,啊!
那是小月的小嘴,我的鸡巴在她的口中涨大着,我见到那个樱桃小嘴在为我含吮
着阳具,而且是那幺的尽心,小月闭着双眼,满脸已泛起了桃红,我轻轻的把我
的肉棒从她的嘴里抽出又缓缓的插了进去,这时我听到很悦耳的吮吸声,是天底
下最好听的音乐。我又睁开了我的双眼,看到了我红红的粗大的肉棒在小月的小
嘴中一进一出,分外好看,于是又把小月的另一只手抓住放在了我下面的两个蛋
蛋上,小月轻轻的抚摸着它们,我双手抓住小月的头部往我的下体上按着……

  " 啊!……" 我大叫了一声,浓浓的白色的精液一股脑全射进了小月的嘴里,
我急忙拿了出来,这时我看到小月张着嘴,嘴中含着我的白色的精液,不知所措
的呆了。

  " 月,吞下去,这些都是我的爱。" 说完我轻轻的吻着她的面颊。我看到小
月的小嘴闭上了,慢慢的吞了下去。我一把将她搂在怀里。

  " 丰哥,我爱你,真的,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我……" 小月哭泣着说。

  我只是把她紧紧的抱着说:" 我也爱你。" ……

  从那一晚上之后,我就正式的进入了一个少女的心扉,可以说我在精神上已
经拥有她了,我并不急于和她做爱,我想应该把她留到一个最有意义的日子。

  以后还是象以前一样,我每周一、三、五晚上都会去给小月教计算机,不过
只是比以前多了一些内容——能爱抚这个已经怀春的少女。每次小月都会在我进
来后把门反锁上,她的父母也没有觉得有什幺不正常,也许是因为小月以前做事
有些古怪,也许是他们的确认为我是一个正人君子吧。

  一次,小月在我身边撒着姣,我看着她的双眸,比以前多了一些,是慾望。
少了一些,是对自己不幸的哀愁。

  " 我要坐在你身上学" 小月笑着说。

  我把小月轻轻的抱在我的怀里,当她丰满的屁股压在我的双腿上时,我的小
弟弟很快的勃起了。

  " 月,经常会想我吗?" " 想,我昨天还梦着你了,你真好,我真的很爱你
的……" 还没等她说完,我已经用我的双唇压住了她的香唇,我的舌头贪婪的在
她的嘴里舔舐着,她的洁白的牙齿,她的湿湿的温温而小巧的舌头,舔着她口腔
中的一切,吞咽着她口中的玉液琼浆,小月在我怀中发出了低低的呻吟,我又用
唇轻抚着她的耳垂,它们都很性感,但不是那种色情网页上的性感,是很甜的那
种。

  " 丰,我爱你,不要离开我,我……" 我吻着她的面部,头髮……我的左手
也慢慢的解开她的衣扣,一件,两件,很快我就碰到了她丰满的雪白的乳房,很
光滑。小月并没有带着那该死的胸罩,后来她和我说她只在我来的时候不带,因
为她已预感到要发生些什幺,她想让我好好的看看她。我小心的用手掌托着它,
手指逐渐地摸向她的小小的乳头,当我的手指捏住它时,小月浑身抖动着,就象
打了个寒颤,小月的乳头不是很大,就象她的耳垂,软软的,柔柔的。我来回戳
着它,手掌也逐渐的加大了力,在它的乳房上捏着,我看到刚才丰满结实的乳房
被我的手压迫了很小的一块,由于这种压迫使乳头的粉红色开始加深,当我把手
放开时,她又成了一大块让我心动的富有弹性的奶子,我就这样来回玩弄着,看
着小月兴奋的表情,还有低低的叫声,我真的觉得有什幺比征服一个少女更爽的
事情。

  " 很舒服吧,很需要吗?" 小月使劲的点着头,一只手抓着我的腿,很用力,
可我没有痛觉,只有一种快感。我一口含住了小月的乳房,她情不能自已的叫了
一声,这一下吓了我一跳,小月也很快把自己的手压在了嘴上,怕屋外的父母听
到了,我停了一下,发觉没有动静就开始使劲的吮着她的奶子,我用舌头转着圈
舔着她的乳头,尽量不让自己的牙齿弄疼了她,张开了大口把她整个左乳全吸了
进去,很用力的吸着,吮着。小月突然把我紧紧抱住,一口死死的咬住我的右肩,
随着我的用力,她也竟咬着我,我明白她太兴奋了,太想大声叫了,我的这种痛
又深深的促使我很尽力的舔、揉、轻咬着她的白白的奶子。

  " 这边有些疼了,换一个好吗。" 小月在我耳边低语着。

  我又开始抚玩着她的右乳,这时我才看到小月的左乳已被我咬得很多的红红
的道道,但在白晰的肤色衬托下格外的美丽,销魂。她的乳头已变得很坚挺,我
想和我此时的鸡巴一样,红红的,硬硬的,很想进入一个洞里。小月的乳晕很小,
整个乳房往上翘着,似乎是对任何抚摸它的男性的不屈的挑战。我开始觉得有点
累了,我把小月抱起,很小心的放在了电脑桌旁的床上,这样我可以同时用两个
手玩弄着她的两个乳房,我的嘴来回在两个奶子吸吮着,双手抚摸着她整个上身、
腹部,可每次到了腰部时我会又向上移动着。

  " 丰哥,我要你,我要……" " 想和我做爱吗?想不想?让我拥有你的身体
" 小月不断的点着头。

  " 说出来,我想听到你的声音。" " 我不会,我……" " 说:我想和丰哥做
爱,我想你进入我的身体,我想你操我。" 我变态的低叫着。

  " 我想和丰哥做爱,我想你进入我的身体,我想……" 后面的话我根本就听
不清,我想她到底是个处女,能说出这些已经很难了,我把她的腰带解开,将小
月的裤子熟练的脱下,但只脱到膝部。一是我爱这样有些神秘感,另则是小月小
腿已没有了。我开始隔着她的内裤挑逗着她,我用手在她的档部缓慢的抚摸着,
轻揉着,又用嘴唇舔着她大腿的内侧,小月的头左右使劲的摆动着,我把边上的
被子打开,盖在她的头上。

  " 想叫就叫吧。" " 丰哥,别摺磨我了,我要你,你占有我吧,我想要。"
小月扯下被子对我说。

  我把她的内裤也脱了下来,小月的阴户很美的,阴唇厚实而柔软,向内褶起
就象个小女孩的咪咪,它被一层淡淡的细毛覆盖着。我轻柔的分开它的粉红色的
大阴唇,轻轻地舔了几下,然后将她的阴户向上拉开看到了一个红色的小突起,
那是她的阴蒂,为了不弄疼她,我把手指在口中含了一下,轻触在那可爱的阴蒂
上,慢慢地挑逗着、拨弄着。同时我的嘴在她两腿间的内侧吻着,舔着,用舌头
在上面画着各种图形。

  小月的身体象蛇一样扭动着,我看见她的手紧紧地抓着床单。我继续玩弄着
她的阴部,我开始用舌给那道红红的小缝一些刺激,小月情不自禁地绷紧身体努
力挺着阴部,极力想靠近我的双唇。我一口含住了她的阴唇,用舌头分开她的大
阴唇,小月的双腿开始努力的主动分开,我来回在她的阴蒂上滑动着,她的阴蒂
慢慢地变得坚硬起来,就象一颗红色的小珍珠,我用力的舔着,极力将它摁回到
包皮中,小月紧张的将臀部挺向空中,我丝毫一放的含着她的整个阴部,我的口
中一下了就被她的阴精充满了,我的双手也不断的在她的乳房上疯狂的的捏着,
如果说刚才还是一种爱抚的话,这时的我就象是摧残揉拧着一朵花瓣,小月在被
摧残中使劲的叫着。我的舌头使劲伸向她的阴道,极力插的更深,这时我感觉小
月的手压着我的头,她真的是太想让我插进那个小洞了。

  " 丰哥,进来吧,我需要" 我快速的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将它们扔在了一边。
为了减轻插入时的不顺,我把那早已是滚烫的鸡巴拿到月的嘴边。

  " 小月,把嘴张开。" 小月很温顺地张开了小嘴,我把我那粗大的阳具一下
了塞了进去,由于一下子插的太深,小月呕了几声,还过很快她就很自如的开始
吸吮品尝了起来,我的鸡巴一会儿就凝着小月的口水,看着她那幺贪婪的舔着,
看着她嘴边的白白我的爱液,我的脸上泛起了满足的笑容,一个十七岁成熟的少
女太需要性了,但是只和她所深爱的人才愿做任何可能原来认为很下流、骯髒的
事,这就是女人。我此时的手也不停的揉着她的阴部,但手指并没有插入,因为
我想用我的强壮的阳具来撑开这个小小的门缝。

  看看也差不多了,我把阴茎从小月的嘴里拿了出来,把她的双腿分开,我知
道处女的阴道是很紧的,于是用手指先把她的阴唇分来,我的龟头很快在她的阴
道口边停了下来,我不断的用龟头在她的阴道口上下来回摩擦着,小月咿咿呜呜
的哼着,看着她脸上充满渴望的神情,我用手扶着我的硬鸡巴缓缓的差了进去,
刚开始还是很顺的,我就觉得好象自己的阴茎头部被套上了一个环,那种感觉我
至今都难以忘记,我想这也是为什幺男人们总想操一个处女的原因吧。我看到小
月脸上有点痛苦的表情。

  " 有点疼吗?" " 还很涨。" 小月点了点头" 忍一下,过了会很舒服的。"
小月点了点头,此时我的阳具才进了不到一半,我用手又揉了一揉她的阴部,很
快我的小弟弟感受到了一层阻力,小月轻声呻吟了一声。

  我想这事一定要速战速决,我深吸了一口气,腰上一用力,只听见月轻声哀
鸣了一声,我的鸡巴已经全部插入了她的阴道,那种舒服是任何语言所难以形容
的,我趴在了她的身上,并不着急抽动,只是把月的屁股托起,用手指在她的肛
门上抚摸着,小月又慢慢兴奋了起来,此时我开始抽动了起来,小月也随着我抽
动的频率摇着自己的臀部,她的狭小的阴道紧紧的握住了我的鸡巴,虽然抽动时
我也觉得有点不适,但那种刺激很强烈,我操的越来越快起来,低头看着自己的
鸡巴在她的小穴里来来去去,进出自如,真是爽极了。由于小月的阴道太紧,对
我的压迫很强,我并没有干很长时间就射了,当我对小月说我要射精想抽出来时,
小月紧紧地抱着我" 不要,我要你在我身体内射精,我要你的精子,我要你的一
切。" 于是从我的阴茎中射出的强劲的液注在她的阴道中喷射出来,射在了她的
子宫口,小月两腿紧紧的夹着我的鸡巴,很久都不让它出来,我轻轻的抚摸着她
的身体,这时才发现在床单上有几点很鲜红的处女血,我吻着她,感觉到她已经
完全是我的性宠物了,事实也是这样,从这天后小月真的离不开我,离不开性了,
我们会经常的做爱,我会在教课时中途停下来,躺在床上把裤子脱了让她舔我的
鸡巴、大腿、睾丸甚至是肛门,小月都会很开心的为我服务着,我会用手轻抚着
她的长髮,小月趴在我的两腿间很陶醉地吮着我的鸡巴,当我的性沖动来了时,
我就会把她抱到床上一把拆掉她的裤子,分开她的双腿,使劲的插进她的小穴,
我会很疯狂的操着她,然后让她说一些能让我兴奋的话。

  " 丰哥,使劲操我吧,搞我吧,我愿意你插我,我是你的奴隶,僕人。" 小
月有一点电受虐的倾向,每次这样的粗暴都能让她达到性高潮,会让她昏死过去,
不停的说自己死了。

  所有这样原因只有一个,她太爱我了,只要是我身上的东西她都愿意品尝。
女人是为了情而性,男人却是为了性才爱,这可能是上帝的一种有意思的安排。

  我也知道在她十三岁发育后,她就渴望和自己所爱的男人疯狂的做爱,没想
到第二年就遇上了车祸,本来心已死的她又被我的成熟的性緻激活了,她的本性
也在我的面前表现的淋漓无比。有时我也会让她象狗一样趴在床上,我会坐在她
的身边,用手轻轻抚摸她丰满的屁股,大腿根部,然后从她的两腿间的胯部伸过
去玩弄着她的阴部的任何一个部件,我又体会到一个女人臣服于男人的乐趣。

  不过,不久我就开始有点腻味这种陈旧的性爱,同时我的家教期也要到了,
可小月还依然是我的情人,我会经常看看她,和她做爱。我曾想把她娶回家,小
月却并不同意,她不想托累我,不想受到我们家的反对,只是说希望我能经常陪
陪她,带她出去玩一玩。后来她父母似乎觉得我和小月的关係不一般,但并没有
阻止我们的来往,因为只有我的出现给小月生活带来了欢乐。